猪苓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著名皮科专家赵炳南加减全虫方皮肤瘙痒 [复制链接]

1#

加减全虫方(一)

全虫(打)2钱,皂刺4钱,猪牙皂角2钱,刺蒺藜5钱-1两,炒槐花5钱-1两,威灵仙4钱-1两,苦参2钱,白鲜皮5钱,黄柏5钱。

加减

如限局性或泛发的慢性湿疹、阴囊湿疹、神经性皮炎、结节性痒疹等,如用之不应,可加乌梢蛇;如搔痒甚烈,皮损增厚,明显色素沉着或伴有大便干燥者,可加川军3钱至5钱。

处方来源

《赵炳南临床经验集》。

方剂主治

慢性湿疹,慢性阴囊湿疹,神经性皮炎,结节性痒疹等慢性顽固瘙痒性皮肤病。

方剂功效

祛风止痒,除湿解毒。

用药禁忌

本方对于慢性顽固的搔痒性皮肤病偏于实证者最为相宜,而对于血虚受风而引起的隐疹(如皮肤瘙痒症)不宜用。服此方时,禁食荤腥海味、辛辣动风的食物。孕妇慎用。

临床应用

泛发性神经性皮炎:侯某某,男,67岁。初诊日期:年8月14日。主诉周身散发片状肥厚粗糙之皮损,奇痒,已10几年。现病史:患者10几年前四肢、躯干、颜面、臀部均有粗糙、肥厚之皮损,奇痒,医院诊断为"泛发性神经性皮炎",多次治疗不效。今年4月外用西药水剂后,局部皮损发生糜烂,痒感加重,曾注射"葡萄糖酸钙"、抗生素,外用西药膏,均不能控制。检查:患者颜面、耳廓有轻度糜烂皮损,渗出液不多,作痒,躯干及尾骶部皮损肥厚,上复少量血性痂皮,有明显抓痕,脉象弦,苔薄白。西医诊断:神经性皮炎。中医辨证:血虚风燥,肌肤失养。立法:疏风止痒,养血润肤。方药:全虫3钱,威灵仙6钱,白鲜皮1两,丹参5钱,地肤子1两,干生地5钱,黄柏3钱,刺蒺藜1两,生槐花5钱,猪苓3钱,金银花6钱。外用普连软膏、珍珠散。服上方7剂后,皮损糜烂平复,渗出液减少,痒感已减轻,可以入睡。继服前方,局部只存留原粗糙之皮损,较正常皮肤稍厚。

各家论述

本方是以大败毒汤(五虎下西川)为借鉴而化裁的经验方。是以全虫、皂刺、猪牙皂角为主要药,其中全虫性辛平入肝经,走而不守,能熄内外表里之风;皂刺辛散温通,功能消肿托毒,治风杀虫;猪牙皂角能通肺及大肠气,涤清胃肠湿滞,消风止痒散毒。盖热性散,毒性聚,若欲祛其湿毒,非攻发内托辛扬不得消散,而全虫、皂刺、猪牙皂角三者同伍,既能熄风止痒,又能托毒攻伐,对于顽固蕴久深在之湿毒作痒,用之最为相宜。白鲜皮气寒善行,味苦性燥,清热散风,燥湿止痒,协同苦参以助全虫祛除表浅外风蕴湿而止痒;刺蒺藜辛苦温,祛风"治诸风病疡"、"身体风痒",有较好的止痒作用;刺蒺藜协同驱风除湿通络的威灵仙,能够辅助全虫祛除深在之风毒蕴湿而治顽固性的搔痒。另外,脾胃气滞则蕴湿,湿蕴日久则生毒,顽湿聚毒客于皮肤则搔痒无度,故方中佐以炒枳壳、黄柏、炒槐花,旨在行气,清胃肠之结热,以期调理胃肠,清除湿热蕴积之根源。川军一般都惧其通下太过,岂不知川军能活血破瘀,少用则泻下,多用反而厚肠胃,与诸药相配合,不但止痒功效增强,而且可以促进肥厚皮损的消退。

名见《千家妙方》卷下

加减全虫方(二)

全虫9克,生地15克,当归12克,赤芍9克,白藓皮15克,蛇床子9克,浮萍6克,厚朴9克,陈皮6克,炙甘草9克。

功能主治:活血散风止痒。主汗出当风,风邪客于肌肤。

用法用量:水煎服,每日1剂,日服2次。

摘至《赵炳南方》

加减全虫方(三)

全虫3钱,干生地5钱,当归4钱,赤芍3钱,白鲜皮5钱,蛇床子3钱,浮萍2钱,厚朴3钱,陈皮2钱,炙甘草3钱。

功能主治:活血散风止痒。主泛发性神经性皮炎。临床应用:泛发性神经性皮炎关某,女,35岁。患者于一年多前开始于颈部、两下肢皮肤瘙痒逐渐发展至全身,皮肤变粗变厚,晚间瘙痒加重,致使不能入睡,饮食、二便尚可。曾多次治疗而不效。经检查颈部及双下肢伸侧面和躯干部有散发铜元大之皮损,肥厚角化,边缘不整齐,皮纹变深,颜色较平常皮肤稍黯,表面有菲薄落屑,皮损周围可见散在抓痕、血痂。脉沉弦,苔薄白。诊后即投以“加减全虫方”。外用止痒药膏等配合。服药9剂后痒已止,皮损变薄。

方出《赵炳南临床经验集》,名见《千家妙方》

版权声明:本文转载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,文中内容为转载,所涉及到各类药方、验方等仅供参考学习,不能作为处方,请勿盲目试用,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!期待您的原创投稿,邮箱:

qq.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