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苓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牙痛ldquo绝配三味rdquo [复制链接]

1#
济南白癜风医院 http://m.39.net/baidianfeng/a_4319047.html

学习老中医偏方

每天免费订阅中医老偏方精彩内容!

只需要点击箭头上边的蓝字即可!

呕吐眩晕

一农村老人,老是呕出清清白白的痰涎,胸中满闷,吃不下东西,还时常眩晕。

仅凭这几个症状,他脑子里很快跳出熟背的《金匮要略》痰饮咳嗽病篇条文:“卒呕吐,心下痞,膈间有水,眩悸者,小半夏加茯苓汤主之。”

本身小半夏汤(半夏、生姜二药)就是治痰饮呕吐,乃止呕方之祖方,加茯苓能去痰水,导水下行。

处方:半夏15克,生姜5片,茯苓30克。并交代老人煮开后,一点一点地喝,痰要靠药力一点一点地化。谁知三包吃完后,痰就消了。

小试牛刀,那种成就感令我对经方有这无比浓厚的兴趣。

低热缠绵,小柴胡迎症而解

18岁第一次出诊,到渔湖镇,看的是一个反复发烧一个月的妇人,50岁,腋下38度,低热缠绵不退,食欲不振。其间有输液打针,中西医都用,可就是反反复复。

一看,脉弦口苦,往来寒热,这不是小柴胡汤证吗?

当时初学中医,根本不晓得久热不退要查血和其他辅助科室检查,只想到《伤寒论》说,少阳证,不必悉具,就可处方。《伤寒论》上讲,往来寒热,胸胁苦满,默默不欲饮食,心烦喜呕......《伤寒论》讲,伤寒中风,有柴胡症,但见一症便是,不必悉具。我看符合小柴胡证,就开小柴胡汤加葛根、花粉、银花、连翘。柴胡15克是解表,10克疏肝,5克升阳。结果病人一副烧退,三副就好。

五体投地治鼻炎

一问到鼻炎问题,吴老就来精神了,说,门诊鼻炎多,脾胃病多。如果用药品难以彻底治好,有一种简单的方法,很有效果。

我自己年的鼻炎,自从用了这方法后,到现在七八年了,都不复发。现在,即使你没鼻炎,周围亲朋好友,一定会有鼻炎。现在没鼻炎,难保将来没鼻炎。

这个招法叫五体投地,练的时候腿脚都能收缩,抱团,如同佛门大拜,一个下来,呼吸就畅快了。我每天做30到50个,做完后一整天精神。

我的病号很多,医院时,如果鼻炎,人就没什么精神,通过这样调节,我开处方,就能一气呵成。

这动作明显可以增强肺活量。不仅练肺,也练心肝脾肾脏,还练筋骨血脉。一个动作下来,没有地方不牵动到。

玉女煎疗温病热入血室

吴老每天很少用没有汤头的处方,以前的处方是古人百炼千锤出来的。大家都知道小柴胡汤能治伤寒妇人热入血室。可是,温病热入血室怎么治?一40多岁妇人,逢大暑季节,连续发热5天都没退,口干心烦,舌头红,脉跳得很快,耳朵都嗡嗡作响。一问,正好月经来临。

他一下子想到《温病条辨歌诀选要》:“妇人病温经适至,热入血室邪陷里。玉女煎中加竹叶,神昏痉厥可用此。”

这汤方歌诀,在老先生嘴中背出来,居然有唐诗宋词韵味。

结果第一副吃完就基本好了,三剂痊愈。

甘麦大枣合生脉饮治脏躁(癔病,精神分裂症)

26岁的江西女子,生完孩子不到一个月,突然神经恍惚,老是哭,不能自主,还老打哈欠,短气自汗,每天发作十多次,家里人忧心如焚。

有人说是神经病,有人说是鬼上身,西医则说这是癔病。

《金匮要略》条文:“妇人脏躁,喜悲伤欲哭,象如神灵所作,数欠伸,甘麦大枣汤主之。”炙甘草10克,浮小麦20克,大枣10枚,党参15克,麦冬15克,五味子8克,枣仁10克,茯神15克。

根据病人气阴两虚,短气自汗,加进生脉饮,五剂,病愈。

经期感冒首选小柴胡

30年前,一20岁女孩子,发烧一个多星期,当时用了中药西药,没有好,怀疑是病毒性脑炎。女孩母亲说女儿晚上经常惊叫有鬼。只见发热一阵阵,上午轻,下午重,

到傍晚时说胡话。

问月经。恰巧发烧期间,女孩子经水来潮。这时《伤寒论》条文从脑海蹦出来:“妇人伤寒,发热,经水适来,昼日明了,暮则谵语,如见鬼状,此为热入血室,小柴胡汤主之。”由于病人脉象带数,用小柴胡汤再加生地、赤芍、丹皮,一剂烧退,三剂痊愈。

癃闭急症,妙招一用即奏效

众医束手无策,吴先生当即用一小招法,转危为安。

五岁小男孩,突然小便闭塞不通,医院治不好,医院去,因为急性尿潴留太久,情况紧急,要立刻导尿,当导尿管根本插不进去。

泌尿和外科医生,同时会诊,考虑输尿管异物堵塞,想要立即手术处理。

而家属考虑到手术后可能影响生长生殖,可情况紧急,又不知如何,便叫我过去帮忙。到医院,家属个个愁眉不展,进退两难,我一方面安慰家属,一方面劝他们要尊重医生的手术方案,同时也介绍一个安全的简单验方,让他们不妨试一试。

蒜头克,盐克,捣烂如泥,炒热后,用布包,敷在膀胱小腹部位。

他们听到后立即去做,大概20分钟,小孩便叫嚷要屙尿,顺利地屙出毫升清白尿液,家属们欢呼雀跃,医生也高兴。当天下午就办理出院,回家后一切如常。

冷积便秘,一方千金

有些处方熟练到滚瓜烂熟,可能一辈子只用一次,但用一次,就很有效果。

60岁的农民,贫血很严重,怀疑有钩虫病,十多天没大便,肚脐周围像刀割那样疼痛难忍,手脚却凉冰冰。

脐腹疼痛,手足不温。冷积便秘,脾阳不振。

当时另一个医生在场,询问一些治疗方案,我说,这病人舌淡苔白,脉沉弦,属于脾虚冷积便秘,当用千金温脾汤。

“千金温脾附姜参,归草硝黄七味烹。寒热并行兼补泻,温通寒积有奇能。”

当我详述理法方药时,医生也点头叹服,就开一剂,当天熬好,一喝,这农民拉出十多块臭屎,肚子就不痛了,手脚温暖,身体就好了。

这张处方虽然只用一次,但一辈子都记得。

我们再看,千金温脾汤是孙思邈《千金方》上的名方,也是温下的代表方。

方子有附子、干姜破冰积,让肚子暖起来。人参、当归、甘草补气力,让肠子有力量。大黄、芒硝,涤荡食积,让糟粕往下排放。

七味药让肚子暖起来,肠子有力量,糟粕往下推,所以大便通,疼痛止。

几块钱治好了几万块没治好的病

吴老先生不仅热衷《伤寒》,对《温病》更是如数家珍。条文,名方,信口拈来,对号入座,桴鼓相应。

在南方,温病比较多。年7月,医院,请老先生去出诊一病。

黄姓病人,32岁,农民,半个月前在家,发烧不退,医院,住了六天院,消炎退热吊水,病情有增无减,就是不能诊断出何病。

医院送,又住一个星期,该查的都查过了,可就是没办法确诊,怀疑是虫病,但用了药,没效,十多天单医药费就用掉一万五千多。

主治医师跟老先生说,你要看的所有病历检查都在这里。

吴先生说,不用,中医诊断疾病有自己的一套东西,我按照我的思路辩证,那些检查报告,我也不是能全看懂。

吴先生发现病人舌苔白腻,脉象濡缓,身体发热,吃不下饭,又怕冷,浑身上下倦怠无力。

不用几分钟,吴先生说,就按湿温处理,湿重热轻,又带有表症,用藿朴夏苓汤加减。

藿香10克,厚朴10克,半夏10克,茯苓15克,杏仁10克,白蔻仁5克,猪苓15克,泽泻10克,薏苡仁15克,石菖蒲10克,茵陈15克。三剂。

病人当天煎服第一剂药喝下去,发烧就退了,医院再用一片药,精神转好,第二天服第二剂药,胃口来了,第三剂药没吃,就办理出院了。

后用调中益气汤调理半个月,起居劳作恢复正常。

吴先生擅长用补中益气,调中益气,以及升提汤,治疗病后中焦受伤。

调中益气汤是补中益气汤去当归、白术,加木香、苍术,还可加藿香、陈皮,调理中焦。

升提汤是补中益气汤加羌活,能走得更高,清阳上得更快。

现在湿温病,消炎泻火,能把热打下去,但是湿打不走,这时藿朴夏苓汤就派上用场。

有藿香、杏仁、淡豆豉,宣散开表,把邪提出来,作用于上空天部。半夏、厚朴、蔻仁,和胃宽中,把中间满闷消下去,作用于中间地部。茯苓、泽泻、猪苓、薏仁,四味药,淡渗利湿,给邪以出路,让湿浊从胱肠带出体外,作用于下面水部。

有人说,这个汤方难记,大家看,用药如用兵,这样一分析,从海陆空三军作战来看,这汤方化成灰都认得,可谓一历耳根,永为道种,分析一次,一辈子记得。

藿朴夏苓汤分为三组兵团作战,湿重于热兼表证。利水的茯苓组,是海军。燥湿除满的厚朴、半夏组,是陆军。宣散表邪的藿香组,是空军。

大家想一下,夏秋天,发热后去消炎打吊瓶,舌苔白腻,吃不下饭,浑身不舒服,热火退了,可是满身湿气困重,是不是很适合这个方的病机?

牙痛“绝配三味”至为珍贵

一般俗医,有一秘法会私用不传,吴先生说,我是巴不得把最好的东西灌输到学生们身上。这张凤阳方来说,是吴先生数十年来治牙痛的斧头方,铁锤方。一用就效。

吴先生的师父刘百明,是实至名归的名老中医,吴先生7年跟随刘老前辈临症。

刘老前辈一天看病常达数百,人以为奇迹,最多时,老先生算过,一天看号病人,这让人难以思议。我们一听,遂明白吴先生一天看多病人,还并不觉得疲累,原来是有师承的。

齿痛是多发病常见病,曾有一个老妇人,拿着一张破旧的小方子,方子上只有三味药。地骨皮,白芷,骨碎补。她拿这方子到济和堂抓药,并且说这方子治牙痛很有效。老先生几十年来以此方为基础,加味变化,治牙痛,疗效满意。

《中医基础理论》讲,肾主骨,齿为骨之余,但凡牙齿松动痹痛者,用这小方合玉女煎,退虚火,止牙痛,疗效不错。

又因牙龈肉乃胃之络所系,故凡牙龈肿痛者,以清胃火为主,用这小方合清胃散。

如熬夜肾虚,或暴饮暴食,胃火重,常见的牙痛,这样运用,既简单,又有效。

我们听完后,茅塞顿开,治牙痛又多了一样法宝,辨证论治,加特效三药。

这里附上张景岳的玉女煎跟李东垣的清胃散方歌。

玉女煎:石膏15克,熟地15克,麦冬6克,川牛膝5克,知母5克。

清胃散:升麻5克,黄连2克,当归2克,生地2克,牡丹皮3克。《医方集解》中还加入石膏,清胃力更强。

老年伤暑宜升提中气

吴先生的姐夫在香港开诊所,病人非常多,得知吴先生临症多有奇效,又没办法当面切磋交流,就希望吴先生整理些行医心得。

吴先生谦虚地说,我文化水平低,整理起来让人笑话。

老母亲70多岁,在大暑天突然神疲乏力,发热出汗,口又渴,心又烦,饭吃不下。

刚开始吴先生断为暑热夹湿,开清暑化湿之药,居然没有效果,照样浑身酸重难受。

老先生仔细再研究,说,脉虚,而且老母亲向来有子宫下垂,年老中气不足,舌头又淡白,不仅是单纯暑热夹湿,还带有气津两伤,不能单纯清暑化湿,还要益气生津。

突然李东垣先生的清暑益气汤跳出来。

吴老稍微加减:党参15克,黄芪15克,苍术8克,白术10克,陈皮10克,炙甘草5克,麦冬12克,五味子8克,神曲15克,黄柏10克,葛根10克,升麻5克,泽泻10克,甜牛力15克。

结果老人家一吃药,身体酸痛就好,三剂吃完,人有力了,周身困重消失,这是暑湿退,元气复的现象。

老年人得了这些风雨寒暑的病,要考虑升提中气,中气不够,药力发挥不出来。这叫气虚不运药。

吴先生因此也非常重视健脾提气,补中益气,升阳除湿。

舍症从脉治“阳亢”头晕

如何学中医?老先生说,如果是师父带徒,很快就会看病,中医要突出辨证论治,不能看表面。

一个药局的副局长,他说,我这是肝阳上亢头晕,给我降压泻肝吧!平常一看,两颧红,很容易被表象迷惑。但我开方不是看症状,症状有时是假象。

因为病人舌苔有齿痕,色白,脉又一派濡缓,乃脾虚夹湿。

一问大便溏软,你就要舍掉颧红的症象,而顺从濡缓的脉象,这叫舍症从脉,要当作脾虚夹湿辨证来治,用六君子汤加味,几次大便头晕就好了。

中医不能按病名用药(荨麻疹)

症常有假象,病也不一定是真实。

有人认为诊断出疾病来,对症用药就好,比如皮肤病用皮肤药,胃痛用胃药,腰痛用治腰药。吴先生说,不能这样看病。

一个40岁的贵州妇女,车祸后,医院里,一个多月,身体外伤慢慢恢复,可得了荨麻疹,半个月用抗过敏激素,不仅没有压下来,还加重。

如果是平常看病的医生,见到荨麻疹,他就会想到消风散。年轻的中医,很容易就会开出消风散。

可吴先生说,我看病的时候,先看脸色白,舌苔白,脉虚弱,而且不自觉地流汗,还心慌。

这明显是气虚,卫表不固,于是我开桂枝汤加玉屏风散。

结果一剂就大效,三剂出院。这是气阳两虚,肺卫不固。

消风散有两条,都能祛风,一条是清热除湿,一条含有健脾,健脾的这条用了也会有效。

学习女科偏方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合集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